泡沫小说

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腹黑女侯覆江山

腹黑女侯覆江山

  • 分类:古代言情
  • 作者:蓝黛萦
  • 来源:cd
  • 更新时间:2024-05-24 09:02:07

简介:《腹黑女侯覆江山》是作者 “蓝黛萦”的全新佳作,元霁延颜竹心是小说中的角色,内容概括:像她如此绝艳女子,说不定有这个可能。只是,会不会有可能是别的目的?安蓉脸色变了一下,似乎也不确定元霁延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感情,毕竟帝王之心并不是那么容易猜透的。颜竹心看她的表情,便知她自己也不知道,不由放低声音道:“没事了,别担心。”在情况不明的时候,语气慌慌张张担惊受怕,还不如静下心来,走一步看一步!安抚好了安蓉,她便......

第8章 真相


一大早天,睡梦中的颜竹心就被门外吵吵嚷嚷的喧哗声吵醒。

“一大早还让不让人睡觉的?”颜竹心嘀咕了一句,半眯着睡眼从床上爬起来,随意拿了一件衣服穿上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只见她房间的不远处,围着一群人,推推嚷嚷的,也不知道在干什么?

“大早上的吵什么吵!精力旺盛给老子滚别处吵去!”睡不够心情极度烦躁的颜竹心冲着那帮人便不客气地吼道。

难道他们不知道睡眠不足很容易老吗?

刚刚还吵吵嚷嚷的一群人听到声音,都安静了下来,齐双双回头看向她这边。

颜竹心还没彻底清醒,桃花眼半眯,危险地从众人脸上扫过,心里想着准备抓一个来开刷!让他们知道打扰她睡觉会有什么样的下场!

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带着明显的颤音:“泽……泽,真的是你?”

颜竹心微微一怔,循着声音看过去。

只见众人的中间,站着一个穿着淡粉色五彩纷蝶拽地望仙裙的高挑女子,梳着一头十字髻,一支金珠八宝攒珠钗插在发间,在光下折射出绚烂的光芒,映照着她那张小巧的瓜子脸,说不出的诱人。

此时那女子眼眶中噙着晶莹泪水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一脸的诧异和不敢置信,粉嫩的红唇微微颤抖着,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。

她脚步踉跄着朝她一步步走来,而刚刚还拦住她的人却似乎忘了动作,她的步子也越来越快,最后直接跑过来一把扑入她的怀中,抱住她放声痛哭,嘴里不断呢喃:“不应该呀……你应该很安全啊……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颜竹心愣了一会儿,感觉到不远处一道锋锐的目光钉在身上,她抬头看去,只见元霁延站在不远处,表情冷漠地看着她们。

随即,她就反应过来,怀里的这个人是谁了。

心里虽然很是诧异,她面上却不动声色,只是轻柔小声地哄着怀里哭成一团的人,手掌一下一下地轻抚她的肩膀。

“公子……”见安蓉趴在颜竹心怀里,而皇上又在不远处看着,惜月一张脸都煞白了!只得出声提醒。

颜竹心却没看她,而是直径看向不远处的元霁延,面色平静地道:“我想跟她单独聊聊。”

惜月一听,浑身一颤,整个人都苍白了!

公子啊……这可是皇上的女人啊……

“嗯!”低沉的应声传来,惜月愣在了原地。

额……什么情况?

她吃惊地回头看向皇上,却只能看到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了!

众人见皇上都答应了,也没再说什么,各自都散去了。

颜竹心一边安抚安蓉的情绪,一边将她往自己的厢房里带,一进屋便关上了门,将惜月惜花隔绝在门外。

安蓉在她怀里哭了好一会儿,才稍稍有所收敛。

一双噙着泪水的美目一动不动地盯着她,抬手轻轻捧着她的脸,哽咽出声:“他们说你受了很多苦……果然,瘦了许多……”

颜竹心心里一阵尴尬,还特别别扭,被同性这么看着,只要性取向正常,都难以接受!偏偏她还不能表现出来,甚至还要表现出一副很心疼很关心的样子,谁让她现在是上将军的身份呢,占着别人的身份总是要付出代价的!

只是……这上将军跟江陵国的王后又是什么关系?

这情形任谁看了都知道关系很不一般!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颜竹心凝眉敛神,装作一副很关心很疑惑的样子开口问,并没有直接称呼名字,怕叫错了露馅。

安蓉梨花带雨地看着她说道:“我听他们说你被抓起来了,本来还不相信,但听她们描述了你的样貌,我便知道那就是你!”她抽噎了一下,继续道:“所以我便以死相逼,让皇上无论如何都让我们见上一面!”

原来,那天晚上元霁延离开以后,她越想越不对劲,不明白那人为何突然提起他,便跟那每日来送燕窝粥的侍女套了话,才知道她被抓起来的事,也就有了后来的以死相逼,闹到她房门口的结果。

“那你怎么会落到元霁延的手上?”颜竹心蹙眉又问,心里却暗暗想着另一件事,看来她跟这个上将军还真的很像,连安蓉都分辨不出来!也不知道她和那人有没有什么联系……

听到她的问话,她的眼泪更加汹涌了,再次扑到她怀里,抱住她抽泣道:“那日我明明派了人将你救走,照理说不应该出现纰漏,你怎会又被他们抓了回来呢?都怪我……都怪我……”说着,她又“呜呜”哭起来。

“好了,乖,别哭了……世事难料,就算计划再周全,也有赶不上变化的时候。”颜竹心微微叹了一口气,心里已经有些明了了。

但她现在是勾泽,所以还得问:“那你……”她煞有其事地顿了一下。

果然,怀里的人立刻抬起头来,伸出手压在她的唇上,泪眼汪汪地摇头说道:“我没有爱上他……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,为了你的安全……”说着,她神色便有些黯然。

“我终究只是一介女流,一个亡了国的王后,根本不能做什么……除了以身犯险,假意投诚,才可能牵制住皇上,为你赢得更多的逃离时间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她没想到安蓉竟然能为了勾泽做到这么多。

“泽!你放心……他,没有碰我……”安蓉低下头,有些难为情地小声说道。

颜竹心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,也没反驳。只是没想到,元霁延居然没有碰她!

安蓉的容貌绝对算得上是绝世佳人,他竟然也忍得住……

“我知道了。谢谢你……也委屈你了。”颜竹心淡淡应了一声,抱住她,轻轻拍她的背,安抚她的情绪。

“泽……你又何苦跟我如此客气……”安蓉抬起头来,一双泪眼看着她,情意漫漫,颜竹心甚至都能想到她接下来要说什么,连忙出声打断她,无视掉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:“元霁延留你下来,却不动你,难道他真的……”

“爱上你了”四个字,她却没敢说出口,怕让她难堪。

像她如此绝艳女子,说不定有这个可能。

只是,会不会有可能是别的目的?

安蓉脸色变了一下,似乎也不确定元霁延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感情,毕竟帝王之心并不是那么容易猜透的。

颜竹心看她的表情,便知她自己也不知道,不由放低声音道:“没事了,别担心。”

在情况不明的时候,语气慌慌张张担惊受怕,还不如静下心来,走一步看一步!

安抚好了安蓉,她便让上次那个侍女送她回了阁楼。

她的身份现在还不能明说,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,越容易露馅,所以她心里还有些庆幸元霁延派人监视安蓉,这样她也就有理由不跟她呆一块了!

真正的勾泽应该已经被安蓉的人救了,江山密令大概在勾泽身上,因为不确定,她也没敢开口问江山密令的事。

能知道的已经都知道了,只是……接下来,她应该怎么做?

柳府的另一间书房里,元霁延正在看从雨墨国那边回来的情报,旁边站着池良、冉悦两个人。

着一身黑色长袍的池铭脚步稳重地走了进来,在书案前面停下,低头恭敬道:“主子,安蓉小姐已经送回阁楼了。”

元霁延只是淡淡应了一声,并没有抬头,目光仍看着那封情报,注意力却似乎不在上面。

性子较急的池良将他如此平淡,忍不住开口道:“皇上,让他们两个人见面真的合适吗?”

他的话让其余两个人都抬起头来,同样疑惑地看着元霁延。

许久,元霁延才是幽幽说道:“安蓉以死相逼,如若不让他们相见,你觉得合适吗?”

池良一时语塞,有些不甘:“可……要是他们一商量,突然反悔,不给江山密令该怎么办?”

“那他们也得有能力从我手心逃出去!”元霁延这时才抬头,看向池良,语气自信道:“难道你对自己还没这个信心?”

池良脸上一阵羞愧,他心里还真没这个信心。

听说暗卫没跟好“勾泽”时,他自告奋勇去监视,觉得勾泽怎么也是个人,总不能凭空消失了吧?结果,还是跟丢了!

一想到那天被自己跟在后面的勾泽突然诡异地出现在自己身后时,那把锋利的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,只稍一动,他便连喊一声都来不急就气绝人亡!那时的恐惧森然,现在想起依然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元霁延似乎猜到他心中所想,淡淡说道:“你别忘了,他现在手里多了一个安蓉,就更不可能逃走了。”

他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,不过看安蓉的举动便知,绝不单纯。

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,那勾泽再厉害,也终究是个男人!

远在西厢纠结接下来该怎么做的颜竹心要是知道他此刻的想法,想必会大笑个三分钟吧。

池良听了,觉得有理,便没再出声。

这时刘管家匆匆忙忙从外面走了进来,到了元霁延跟前一拜,立刻说道:“主子,那家伙有动静了。”

他的话一落,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齐齐看向他。

“是通过后院墙根一处缺角联系的,大概是老鼠留下的洞穴,下雨的时候塌了,连通了外面。信件在这。”说着,他从怀中抽出一封信,双手捧着递给元霁延。

元霁延展开信件,认真看了一遍,再抬头时,一脸的森然,冰冷无情地吩咐道:“池良,你今晚带人守着,别放过一只苍蝇。”

“是!”

“池铭,你今晚带人守着外面,把那只猫给朕抓回来!”元霁延墨眸寒光一闪而过,冷声道。

“是!池铭领命!”清冷的声音恭敬道。

敢在他柳府作乱,他要让他们付出惨烈的代价!

交代完这事,刘管家却没有出去,见他们都商量好了,才开口说:“主子,勾泽公子前些日子交代弄的东西,他们都已经弄好了,东西刚刚送到府上,要给他送过去吗?”

众人均是一怔,急性子的池良最先开口:“拿进来给我瞧瞧。”

当初那人交给刘管家的图稿,他们都看过,整整厚厚的一叠,旁边写着所需材料。其中一张比较完整的,看样子是个飞爪,却和飞爪有些不一样,他们研究了半天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所以很好奇这些东西最后会是什么样!

连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冉悦也染上了几分好奇。

刘管家偷偷瞥了一眼元霁延,见他没有反对,就朝外喊了一声:“拿进来。”

接着,就看到一个穿着麻布衣服的下人走了进来,怀里半抱半托抬进来一口小箱子,放在了地上。

池良最先上前一步,打开那口箱子。

一看到里面零零碎碎的奇奇怪怪的铁器,顿时傻了眼,不死心地翻了一翻,竟然真的没一个成品,连图上本来完整的飞爪也没看到,只翻到六条像爪又像刀的东西。

他不甘地抬头问刘管家:“这些是全部了?”

刘管家干笑着点了点头。

元霁延在池良翻找的时候,也大概看清了里面的东西,同样是一脸的疑惑。

“那要送过去吗?”刘管家见池良已经放弃翻找,将盖子盖过来,抬头问元霁延道。

“嗯。去吧。”元霁延摆了摆手,有些兴趣索然。

池良不甘心,在刘管家离开的时候,不忘了交代道:“记得好好问他是什么东西!”

Copyright © 2024 冀ICP备14013349号-12 All rights reserved. 泡沫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